不可怕的恐怖故事(1-9合集)

文荒怪的投喂指南 2019-09-25 12:59:13


小可班上有个奇怪的同学,叫风雅,有一天她往班里搬了把椅子,放在角落。

本来班里有三十个人,从此只有二十九个。

一位同学不见了,像是被变成了椅子。

椅子摆在角落里,从来没有人用,也没有人拿开,就那么孤零零的摆在角落。

有一天小可走的很晚,看见风雅正在按着一位同学坐上它。

同学急哭了。

小可很紧张,她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位同学。

但班里依旧是二十九个人。

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这位同学没有像之前那样消失。

小可很好奇,过去问他:“你坐在那把椅子上,看到了什么?”

同学说:“什么都没看到。”

小可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敢坐上去?”

同学压低声音,凑近了说:“你傻啊,椅子那么脏。”

?

?

小可又见到了班上失踪的同学。

这个人叫大方。

大方转学了,但他想再转回来,因为新学校有奇怪的事。

每到中午就有人在走廊里唱qq群未领红包在哪里。

听声音像是学生,但无论学校怎么查,都找不到这个人。后来中午不许学生下课,也不许离开教室,但歌声照常响起。

小可说,走廊里平白无故多了一个人,就像教室里多了一张椅子。

大方说,而且她唱歌的地方在走廊尽头的杂物间,老师曾在里面找到双绣花鞋。

小可问,然后呢?

大方说,把鞋烧了,但歌声并未停止。

大方抱头,我一定要离开这间学校。

小可试图安慰他。

大方说,太折磨了,连qq群未领红包在哪里都唱跑调,还要天天听。

?

?

大扫除那天,教室窗户上滴下红色的水。

小可躲在走廊里不敢进去。

同学过来说,这是窗子在哭,它被打扰了,所有被打扰的物品都泛着红色的水。

小可说,都不是活物,哪来的打扰。

同学压了嗓子,不信你看,风雅擦过的任何东西,都在哭。

同学把小可带去角落的椅子,上面泛着一层红色,像是血。

小可想起来,自从椅子进来教室以后,大方就离开了学校,如果不是碰到,还以为他消失了。

同学说,你看,我没说错,风雅刚擦过。

两个人又躲回走廊里。

班长拿着抹布路过,小可拉住班长说,窗户上都是血,椅子上也是,这都是风雅干的。

班长笑起来,对啊,我知道。

小可吓得后退一步。

班长说,风雅抹布掉色,我刚去给她拿了新的。

?

?

大方靠近学校门口的老太太。

老太太脚上穿着一双绣花鞋,大方看着和杂物间那双很像。

大方问她说,你是不是很喜欢唱qq群未领红包在哪里。

老太太说,喜欢,年轻时候喜欢,尤其喜欢在走廊里唱。

大方心里咯噔一下,问,为什么是走廊?

老太太说,那会我丈夫就在这所学校教书,我也在这教书,我总在走廊唱歌给他听,他听着听着,回音就会包围我们,到处回荡着我的声音,可惜后来……我们永远离开了这所学校。

大方说,肯定不舍得吧。

老太太说,不舍得啊,不想离开。

大方劝,你俩死都死了,别来唱了怪吓人的。

老太太打他一拳,说什么呢。

大方大喊,请你永远离开学校吧!

大方的班主任听见了,满脸惊恐的赶紧跑过来,拉远大方,说,你对退休老教师尊重点。

?

?

小可被老师留下打扫卫生。

同学们都走了,只有风雅在这,她在看着椅子发呆。

小可擦完黑板,扔下板擦,意识到自己结束了所有打扫任务。

风雅忽然拉着小可肩膀,想把她按在椅子上,满脸狰狞的笑。

小可剧烈挣扎,椅子上发生过灵异的事,她不想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但风雅力气很大,硬是把小可按在了上面。

风雅的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她。

小可吓坏了,

椅子不但灵异,以前还放在角落里,很脏,

但过一会小可笑起来。

她嘿嘿嘿的傻笑声回荡在教室里,风雅也跟着笑,像是两个疯子。

小可想起来,前天大扫除,椅子刚被擦过,不脏了。

但她不懂风雅为什么跟着她笑。

风雅说,因为你擦黑板时候,是背对整间教室的,你不知道这间教室里发生了什么。

你以为我不做手脚?

你以为教室里是一成不变的?

你以为这把椅子还是之前那把吗?

小可皱眉,有什么区别。

风雅说,区别就是,椅子我刚踩了一脚。

?

?

大方转学回了小可的班级。

之前他从这个班级转走,又因为新学校的灵异事件转回来。

但他原来的椅子被拿走了,教室里面只有角落那一把椅子。

小可很紧张,和他说,你走之后,这把椅子就被诅咒了。

大方坐在椅子上,内心不安。

大方皱眉说,我也有这种感觉,似乎一种强大的力量,要把我带走。

小可低声说,以前风雅她经常把人……

小可看见了风雅回头瞪她,闭嘴不敢再说。

但大方浑然不觉,又说,椅子很凉,好像坐着块冰,据说阴气太重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变凉。

大方又说,整个教室都在排斥我,无数个声音要赶我走。

我是不是和椅子一样,也被诅咒了。

大方还说,我甚至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浮现。

他要过来抓我了。

小可不敢回话,但马上她看见大方悬浮了起来。

像一只气球。

老师把大方从椅子上拎了起来:“自习课是让你聊天的?走廊站着去。”


?

?

班长找到小可说,风雅现在很怪,她似乎在用针在扎人。

小可说风雅一直很怪,这次说不定是什么邪门的东西。

班长说,上次帮老师抱作业,在办公室看见一根带血的针,针是银色的。

又看见风雅在办公室门口等人,把同学带回教室按在椅子上,手里泛着银光往同学头上扎。

小可不寒而栗,因为今天轮到她去给老师抱作业。

从下午开始,风雅就频繁的回头瞪自己。

等到放学,风雅甚至过来找她说,你知道嘛,我发现,有些东西会封固人的灵魂。

小可不敢说话,赶紧抱着作业走了,她知道风雅说的是针。

她要禁锢自己的灵魂。

但从办公室出来的小可没能跑掉,风雅果然在门口等她,再死死地把她拉进教室。

按在椅子上。

开始了哦,风雅说,会有点疼。

小可好怕,她不想自己的灵魂被封固,她想求饶。

但已经来不及,头上的刺痛开始。

风雅说,就是这个,在封固你。

风雅手里拽着根白头发,还泛着银光:“不过我帮你拔下来了。”

?

?

大方在校门口又遇见了老太太。

他刚转学过来,而原先的学校门口,老太太也在。

大方哭了:“我都转学了怎么你还来吓唬我。”

老太太拉住他说,你这孩子,我专程救你来的,最近遇到麻烦事了吧。

大方说,那岂止是麻烦。

他最近身边灵异事件接连不断,各种匪夷所思的倒霉事。

老太太说,我有办法,我能帮助你摆脱困境。

老太太递给大方一张纸。

大方很疑惑说,你不是老教师吗,怎么懂这种旁门左道?

老太太说,我活多少年了,你遇到这麻烦,根本不叫事,我前年遇见过一个更严重的,那是真的惨啊,惨不忍睹。

大方心里颤,说,大师救我啊。

老太太说,你别慌,麻烦大到没眼看那个,我都给他起死回生,何况是你。

大方说,我觉得自己够惨了,比我麻烦还大,那得多惨啊。

老太太压低声音,贴近大方耳朵说,我可以说,但你千万别外传,

遇见我之前,这个人啊,

他数学选择题只能对三个。

大方心说这哪跟哪,把纸打开:退休名师补习班,解决你学习上的一切麻烦

?

?

小可在老师办公室捡到一截带血的针。

班长上次和自己说过这件事,但班长已经不在了,他请了病假。

小可发现这段时间,班里的人陆续生病。

发现这件事的只剩下她,

和风雅。

风雅和她说,这恐怕是巫毒娃娃,用血来驱动,害人害己,老师在办公室里养这种东西。

小可不明白,说,老师为什么要这样做。

风雅冷哼一声,恐怕是要转移坏运气。

小可不相信。

风雅在某个课间,拉着她去趴办公室的窗户。

只见老师埋头在办公桌下面,手里的针一下一下,嘴里念念有词,偶尔还带出一点血迹。

风雅说,这回你信了吧。

小可害怕说,这样下去,班里的人没剩几个,很快就会轮到你我。

小可决定去阻止老师。

她推门进去办公室的时候,老师还聚精会神的扎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进去。

小可蹑手蹑脚的蹭到老师身后,

听见老师不停重复一句话

“这十字绣也太他妈难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