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骏:谢谢你,用尽一生偷偷治愈这个薄情的世界

彩铅零基础 2019-09-25 14:29:30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扞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每时代,人人都需要慰藉。

这慰藉可以是金山银山,可以是热爱,也可以只是别人的一句肺腑哲理

不管你曾经被伤害得有多深,总会有一个人的出现,让你原谅之前生活对你所有的刁难。

——Princess Mononoke(幽灵公主)

生活坏到一定程度就会好起来,因为它无法更坏。努力过后,才知道许多事情,坚持坚持,就过来了。

——My Neighbor Totoro(龙猫)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只要走的方向正确,不管多么崎岖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Spirited Away (千与千寻)

几十年来,它的动漫每一句经典台词,治愈过许多孤独的心灵

而他今年刚过生日,77岁了。

这个陪伴了自己整个青春的人,已经这么老了……

比起他的电影,他大半辈子的精彩人生,也许才是最治愈世界的。

心里这么冷

却成了温暖别人的太阳

有句话说:经历过痛苦的人才会写出喜剧。正如宫崎骏。

1941年,宫崎骏出生。

生活在开飞机厂的家庭里,即使当年战火连天,他不但能吃饱喝暖,还是妥妥的富二代。

本改幸福单纯的童年,却留下了阴影。

因为他爸偷偷告诉他:他们家的飞机尾翼其实都不太合格,就像如今淘宝5元包邮,信誉全靠刷...

所以,他成年后作品里,总会出现很多充满反战意味的飞机。

因为爸爸得意的脸色,总让他内心羞愧。

Proco Rosso《红猪》

Nausica? of the Valley of the Wind《风之谷》

他6岁时,妈妈患了结核,每天卧病在床。

小宫崎骏好想妈妈也能给他讲故事、唱qq群未领红包在哪里,他哭着求妈妈,可虚弱的妈妈只能痛苦地摇头拒绝。

失去妈妈的疼痛,让他一夜夜在黑暗里痛哭。长大后,他就把这段经历画了出来,就是My Neighbor Totoro《龙猫》。

里面的小女孩也失去了母亲,但不同的是,身边总有个玩伴陪他笑,陪他玩……

芳华的台词:“一个没有被善待的人,才最能识别善良,也最珍惜善良。”所以,他把自己从未拥有的温柔,画给了小女孩,也画给了我们。

一转眼,宫崎骏也高三了。

别人都在备战高考时(日本也高考),十七岁的他,却被日本第一部彩色动画《白蛇传》深深吸引了,也悄悄在心中种下关于动画的种子。

上了大学后,经常整日宅家里,不断磨练绘画功底,还把自己的作品送到出版社。

大学毕业后,22岁的他进了日本着名的东映动画公司。

初出茅庐,就是天才,也得从最基本的活做起:原画、设计……

可煞费苦心画好作品后,却被嘲笑在抄袭手冢治虫,一时气愤的他就决定转向动画,但是一直得不到公司重视,在底层徘徊。

宫崎骏参与制作的第一部动画《汪汪忠臣藏》

38岁的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处女作,却票房惨败,还被嘲笑为“带着一股泥巴味儿!”

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再敢找宫崎骏执导动画,打击更大的,是连家人也说她不务正业。

他没想其他,只觉得自己不够好。于是定下目标:“制作出有趣的电影”!

埋头画画,写剧本,头发也开始一点点白了。

终于在43岁那年,一部《风之谷》让大家记住了他。

不久后,创办了吉卜力工作室,结束了20年的打工生涯,真正打开属于他的童话世界。

正如《风之谷》中:“带上信仰,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国吧!哪怕倾尽一生。”

必须极致完美

不能妥协将就

相信吗?时至今日已经制作了53部动画!每一部都让人眼前一亮,不但温暖正义还发人深省。

他不单单是一位动画大师,还是童心的守护神。

我们不知道,他为了守住我们的童心,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荧幕上看着只有两个小时的动画,其实有差不多有1500个镜头,需要画16万张画稿……不懂什么概念?就是至少需要300名员工,工作一年半到两年时间。

最忙的时候,宫崎骏每天要伏案画12个小时

很多人说:这样的工作效率太低,赚钱太慢。

其实,不是他画不快,只是他无法不追求极致和完美,哪怕做到崩溃发疯也不会妥协。

《起风了》那4秒描绘关东大地震的镜头,他足足用了15个月来制作

他桌边的垃圾桶里堆满了废弃的手稿。

时常会因为没有灵感,画不出想要的效果而抓耳挠腮,情绪郁闷到极点,却还是咬牙坚持下去。

除了对自己狠,对员工也一样。即使是对日本顶尖画师:

“全部重画!好好想想!活着难道不思考吗?不行的话,你就辞职吧!”

虽然打击了无数年轻画师的信心,但同时也推动着他们成长,让吉卜力取得了傲立于世界之巅的成就。

可接下来,他做了个吓坏粉丝的举动:关闭工作室

“我觉得已经完蛋了!我培养过继承人,结果他们的才华都被它吃掉了!工作室是会吃人的,所以我要关闭工作室。”

一生执迷于手绘动画的他,在关闭工作室后,遇到了几个年轻CG动画师,被深深震憾到了!

老头儿决定在70岁之际,拿起了鼠标,艰难的学习CG软件,亲手修改电脑上的原画…

真的多亏了他的极致和付出,才让世界多了那么多感动:

《千与千寻》Spirited Away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只要走的方向正确,不管多么崎岖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天空之城》Castle In The Sky

我们的孤独就像天空中漂浮的城市,仿佛是一个秘密,却无从述说。

《侧耳倾听》Whisper of the Heart

只要有你在,我就会努力。

《悬崖上的金鱼姬》Ponyo

一举一动,都是承诺,会被另一个人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的。

《哈尔的移动城堡》Howl's Moving Castle

就是因为你不好,才要留在你身边,给你幸福。

《龙猫》My Neighbor Totoro

生活坏到一定程度就会好起来,因为它无法更坏。努力过后,才知道许多事情,坚持坚持,就过来了

在他72岁时,奥斯卡为他颁发了终身成就奖,让他成为第二位获此殊荣的日本人。

只要活着

动画就一直做下去

我们的青春早已习惯你的陪伴,所以天真的认为,你会陪伴到永远...

可是你真的老了。

长年的桌边工作,身上患各种疾病,他必须每天做操来缓解疼痛。

他曾说:“一个人一生能画的线的长度是有限的,那就是绕地球七圈半,我早已经画超了。”

现在他的手几乎握不稳笔,只能使用非常软的5B铅笔画图。

其实早在创作《幽灵公主》时,他的手疾就很严重,得靠着按摩才完成了这部电影。

所以,从1986年起,他就宣布要退隐,还惹哭了万千粉丝。

可到现在,31年过去了,说了7次退隐的他依旧活跃在动画领域。

这也世上最让人开心“出尔反尔”。

只是,今年已经77岁的他,最近老是念叨一句话:“我的时间不多了。”

这句话听了,真让人心疼。

可更让人心疼的是,心里已经做好离世准备的他,还在努力为我们制作新的动画——Boro The Caterpillar《毛毛虫菠萝》。

他说:“与其无所事事等待死亡,不如在工作途中死去。

其实,他不是想工作狂,他也会累,只是放不下动画,放不下无数在寂静深夜独自舔伤的灵魂。

他说:“想要通过自己的电影,告诉每一个人,或许你尚未遇见,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许多美丽的东西,生存在这个世界是值得的。”

所以,只要活着,他就要继续拍电影。

谢谢你,宫崎骏爷爷,因为有你,世界多了那么多慰藉。

没看够?这里还有你不知道的:

「 往??????●??????选??」


///


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了

丨 看 完 了 记 得 转 发 给 朋 友 哦 丨

谢谢观看、谢谢分享!



彩铅零基础

请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扞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友情链接